幽兰契

《幽兰契》幽兰戴尔 父子文 幽兰契百度云 已完结

《幽兰契》幽兰戴尔 父子文 幽兰契百度云

时间:2019-11-26 16:27:13 分类:出版 来源: 作者:花想容 主角:田溪,林章

火爆新书《幽兰契》是花想容所创作的一本出版风格的小说,主角田溪,林章,书中主要讲述了: 7 蓝木槿一早就向领导汇报了工作,然后找了个借口溜出电视台。这两天因为钟夏的死,台里几乎乱了套。还好,同事们仍然不知道蓝木槿是凶...

精彩章节试读:

7

蓝木槿一早就向领导汇报了工作,然后找了个借口溜出电视台。这两天因为钟夏的死,台里几乎乱了套。还好,同事们仍然不知道蓝木槿是凶案现场的目击人,所以她倒是避免了许多麻烦。

蓝木槿一边出电视台的门一边给萧景打电话,才知道萧景的车已经在门口等她了。他们没有开警车,因此没有引起注意。

开车的是洛波,黑色皮夹克,白色拉链领毛衫,超短发,高鼻梁,黑皮肤,堪称十足的帅哥;萧景坐在副驾驶的位置,白色毛衣外套,黑色牛仔裤,白色运动鞋,背着一只黑色的挎包,头发扎成马尾,素面朝天却是百分百美女。

蓝木槿倚在车门上调侃他们:“你们是要拍电视片吗?”

洛波一挺胸脯:“很帅吧?像偶像剧男主角吧?”

蓝木槿说:“不是拍偶像剧,是拍广告片啊,感冒药白加黑,嘻嘻。”

萧景微微抿着嘴角,一点也不介意蓝木槿的调侃,相反很受用的样子。洛波开车前回头瞟了一眼蓝木槿,响亮地吹了一声口哨。蓝木槿穿着宝蓝色风衣,披肩长发垂在胸前,是令很多男性喜爱的清纯婉约的模样。

一路上只听见洛波和蓝木槿谈笑风生,萧景很少说话,只在下车的时候跟蓝木槿说:“木槿,一会儿见病人的时候,我会告诉她没有死人,所有的人都救活了,你一定要配合我,不要穿帮了。”

蓝木槿没有问萧景为什么要这样欺骗“那个人”,而是在心中暗自揣测。她猜想萧景是担心“那个人”故意隐瞒或者编造事实。想想看,假如“那个人”知道只有自己活下来,其他的人都死了,那么她想说什么不想说什么根本就没有顾忌了。再做一个大胆的假设——如果“那个人”就是凶手,那么后果更不堪设想了。

蓝木槿跟着萧景和洛波走进病房,一眼看到了田溪。

是田溪,她还活着!那个性情温顺、外表纤弱的杂志画手。蓝木槿的眼前忽然蹦出一幅画面——灯光暗淡的餐厅里,桌子上摆着几盘吃了大半的菜肴,菜肴旁边趴着一个姑娘,头发都掉进了盘子里。她的脸只能看到小半张,白而瘦。身体也很纤瘦,穿着一套鹅黄色的睡衣睡裤……

蓝木槿打了一个寒战之后,定睛再看眼前的田溪,发现她看起来竟然出奇的健康,根本不像死里逃生的样子。她坐在床上,被单蒙着下身,上身穿着医院的病号服,头发也梳得整整齐齐,细长的一缕盈盈绕在颈边,大约是才喝了点热水,白晳的小脸上竟然浮出了一片红云。

萧景和洛波对望一眼,也觉得意外,这与昨天深夜从医院得来的消息大相径庭。昨天夜里,守在医院的警察说田溪虽然活了过来,但神智不清醒,精神也很差劲。看来医生的医术还不错,才一夜之间,田溪看上去竟然好端端的,对比另外三个已经香消玉殒的姑娘,这真的算是奇迹了。

萧景很有礼貌地做了自我介绍,并且介绍了洛波。田溪懵懂地朝他们俩点点头,似乎是觉得他们不像警察吧。然后,她把目光投向蓝木槿,露出惊疑的表情:“木槿——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萧景说:“木槿是来看钟夏的,顺便也来看看你。你们不是老同学吗?”

蓝木槿点点头:“是啊,田溪,咱俩有两年没有见面了吧?”

田溪原本恬静的神色突然变得不安,语调急促地说:“来看钟夏?不!你们骗我!钟夏已经死了!”

三个人都有点不知所措。萧景见田溪这么说了,也不再绕圈子:“你是怎么知道钟夏已经死了?是不是你失去知觉之前她就已经死了?”

田溪的目光直直地看着萧景说:“我今天早上用手机看本地新闻了。钟夏死了……新闻上说我们四个人都死了,我也死了……”

这个时候蓝木槿的好奇心达到了顶峰——田溪为什么活下来了?她看起来不像是受了伤的样子。到底是怎么回事?

萧景的神色微微有些尴尬。毕竟自己是警察,一上来就被当事人戳穿了谎言,面子有点过不去。却听洛波对田溪说:“你真幸运,她们三个人都死了,只有你活了下来。”

田溪呆了片刻,问:“她们……都是怎么死的?”

没有人回答她。蓝木槿此刻跟田溪同样好奇,虽然自己是凶案的第一目击人,但是她根本就看不出来她们是怎么死的。她没有看到伤口,没有看到血。事实上,这样的场景更让她感觉恐惧。同时,更让蓝木槿不解的是,为什么唯独田溪没死?还有,她现在虽然半躺在床上,但蓝木槿相信她能够活蹦乱跳地下床。

田溪见没人回答她,又问:“她们是被大蜘蛛咬死的吗?”说“大蜘蛛”的时候,田溪的眼睛里露出了恐惧。

蓝木槿一骇,她最害怕蜘珠蟑螂什么的。不过她觉得田溪的话很奇怪,蜘蛛再可怕也不可能咬死人啊!她看看萧景和洛波,见他们也有同样的迷惘。

萧景仍然没有回答,只是对田溪说:“你现在把前天晚上发生的一切都讲出来吧,这对我们破案很重要。”

田溪点点头,不再纠结那些问题,开始讲述。

那一天,田溪几乎一整天都在二楼的大工作间画插图。那个大工作间以前是个大客厅,四个姑娘总会在里面搞一些娱乐活动,也会叫上别的朋友——蓝木槿就曾经是那里的客人。后来,她们渐渐对玩乐的事意兴阑珊了,那间大房子就被改装成工作室。不过除了田溪,另外三个姑娘都是职业女性,她们的工作台通常都是装装样子,只是偶尔去上上网。大部分时间,只有田溪一个人在那里画插图。

因为田溪是自由职业者,并且温柔贤惠,所以平日里做晚饭的事情就归她了。前天她像往常一样精心准备好了晚饭——四个菜:辣子鸡丁、蒜蓉西兰花、橙汁山药和椒盐茄丝,还有白米饭和一个名字很长的汤:银耳红枣莲子山药汤。

田溪做完饭之后是八点。她把饭放在厨房,回自己的卧室里看了会儿书。大约半个多小时后,她听到楼下有动静,知道她们陆陆续续地回来了。三个女强人加一个自由职业者,她们的晚饭一向会这么晚。

但是真正吃晚饭的其实只有三个人:田溪、钟夏和徐菀苧。祝若是舞蹈老师,工作完毕就不再进食,这样才能够保持魔鬼身材。不过,祝若每晚都会盛一碗田溪褒的汤带回二楼喝,既美容又养颜。

那本书写得很有趣,所以田溪就多看了一会儿才下楼吃饭。田溪下楼的时候大约九点二十,另外三个姑娘都吃完了,不在餐厅。田溪经过工作间的时候,看到祝若趴在自己的工作台上,大概在玩电脑。经过客厅的时候,看到徐菀苧捧着一只碗在看电视。她没有看到钟夏,她可能已经吃完饭回自己的卧室了。

餐桌上就剩下田溪一个人了,她慢慢享用着自己做的晚餐。那盘蒜蓉西兰花很好看,翠绿的花朵上像是落满了雪花,她用筷子夹了一块,送进自己的嘴里。

西兰花刚入口,田溪便觉得一切突然异样起来。有什么是不对的!她下意识又去看那盘西兰花的时候,发现盘子边沿有一大团灰色的东西正在动。

她定睛看去,这一看便是魂飞魄散。那一大团灰色的东西竟然是一只硕大的蜘蛛!蜘蛛足有十几公分长,全身布满暗红色的绒毛,胸部和四肢的绒毛透着紫红色的光泽。蜘蛛的八条长腿在不断地动弹着,关节的轮廓十分明显,上面布满一段一段的花纹。蜘蛛的身体十分灵敏,在餐桌上爬过,朝着田溪的方向……

它要来咬我了!这是田溪昏倒前的想法。这种想法比她对蜘蛛外型的恐惧更甚,想象中的尖利牙齿,以及剧毒的唾液已经击败了这个可怜姑娘的意志。

8

田溪的叙述令在场的三人脊背发凉。

“蜘蛛精!”蓝木槿大叫一声,手心里都是冷汗。如果田溪说的是真的,那么,前天夜里,就在那座充斥着死亡气息的老房子里,不仅有数具女尸,还有一只可怕的大蜘蛛!

当蓝木槿失魂落魄地奔走在几个房间里的时候,那只大蜘蛛在哪里?它是否静静地待在角落里注视着蓝木槿?如果它也扑上去……

萧景握住了蓝木槿的手:“别怕,那只蜘蛛是不咬人的。”

田溪立刻摇头:“不!它咬人!它咬了我,还咬了我的朋友们!她们都被它咬死了!”

田溪的脸色由苍白转为绯红,可以看到她皮肤下细小的粉红色血管。

洛波说:“它没有咬任何人,你的朋友们并不是死于你所说的蜘蛛。”

田溪问:“那我呢?”

蓝木槿才知道,原来田溪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洛波说:“大小姐,你刚才自己说的,你是被蜘蛛吓昏过去的。”

田溪的身体虽然纤瘦,却有一双大圆又大的眼睛。那双眼睛瞪着洛波,好一会儿,她才点点头说:“对,我的确是没有受伤。那……我的朋友们,她们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

洛波不答反问:“你说,那天的晚饭都是你一个人做的,对吗?”

田溪说:“是的,除了节假日,晚饭都是我做。”

洛波又问:“那几样菜你都吃了没有?”

田溪一怔,急得语无伦次起来:“警官,难道是菜……不会的,那几样菜我全吃过!我做的菜都是自己喜欢吃的,再说我会自己尝尝味道的,是吧?”

洛波不露声色,又问:“汤你也喝了?”

田溪又一怔,想了想,摇头:“汤我做好之后没有尝,因为太烫了。吃饭的时候

本书标签: 出版

相关内容推荐: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

最新小说推荐

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幽兰契》幽兰戴尔 父子文 幽兰契百度云